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思念

作者:余 婷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29

一觉睡醒的时候,我全身发热,口干舌燥,想叫妈妈给我倒一杯水,大声喊母亲的时候,发现来到我枕边的,是一位老妇人。

我心头一惊,看看周围,还是我的床我的书桌,壁纸还是淡雅的蓝,最近读的《白夜行》还在桌上摊开着,我的小鳄鱼抱枕还在我的床头。正在我诧异身边人的出现的时候,老妇人开口了:“冉冉,怎么啦?怕不是发烧把我孩子烧糊涂了?”老妇人一脸担心。

想来老妇人对我也没什么生命威胁,我踟蹰着还是询问了一番:“您是?”

“我是你奶奶呀,傻孩子。”

我的奶奶我从来也没有见过,爸爸说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奶奶就去世了。从小到大也是我爸爸妈妈把我带大的,我并没有见过这个称自己是我奶奶的人呀。

本想告诉这位老妇人,我的奶奶去世了,又担心如果她真的是我奶奶,在老一辈的想法里这样的说法又怕是不吉利。“您真的是我奶奶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老妇人一脸和蔼慈祥,笑着说:“乖冉冉,我当然是你奶奶呀,我从小带着你长大的。”

想来再争辩也不会有何区别,往下走走看吧。起床后,趁“奶奶”做饭的时候,和着家里油烟机的运转声,用座机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悄悄问她:“妈妈,家里来了个老人,说是我奶奶,怎么回事啊?还有你今天怎么不在家啊?”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奶奶你都不认识了吗?我今天上班呀,当然不在家,你今天是怎么了……”

既然妈妈也这样说,那这个“奶奶”是假不了了。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奶奶坐在我对面,我想仔细看看奶奶的模样,因为我的记忆里一直是没有这个老人的。在奶奶看着餐盘夹菜的时候,我微微抬头———她跟我想象中一样,因为下地干活肤色偏黑,脸颊的皮肤已经松弛了,脸上的老年斑从额头到两颊,星星点点。嘴唇周围的纹路以唇形为中心散发开,目光是老年人特有的迟滞。奶奶面相与父亲颇有些相像。

饭后,奶奶带我去走了环山路,身边陪伴的人一下子从母亲变成奶奶,我跟这位认识不足几个小时的奶奶,真说不出几句话来。奶奶全然不知,拉着我寒暄些往事。

“小时候,你爸爸最是听话,那时候日子苦,你大伯二伯出去干活,大娘走得早,二娘又是个贪玩的性子,留你父亲在家带着你两个哥哥,也不闹也不怨。”这些我以前是听父亲说过的,只是如今从奶奶嘴里说出来,意味颇不一样了。

环山路上满是枯黄的落叶,一脚踩上去,嘎吱嘎吱响,那是思念的声音。冬天的阳光总是温暖可爱些,身边的老人,也是如此。

一路走一路说,因为父亲同我讲过往事的缘故,总有些与奶奶讲述重叠的地方,是那么的熟悉的气息。我看着身边的老人,阳光下凝视过往的双眼,是我从未见过的丰富与深邃。不自觉的,从荷包里拿出手,想挽住奶奶,却发现怎么也拿不出来,我用力拔,不停地用力拔,第三次尝试时,我卯足了劲,一、二、三……我醒了,这次是真的醒了,还是梦啊。

寒假回家,我找了一份兼职,是在儿童乐园里做收银。我每天都可以看见无数的爷爷奶奶带着自己的孙子过来玩,他们因为孩童的小打小闹有争执;他们因为孩童不懂事而批评;他们因为孩童乱跑离开他们的视线而追着把他们抱回来。老人们操着一口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教育孩子们。

我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的陪伴,虽说有父母的陪伴我已经很满足了,但是看到别的小孩有爷爷奶奶带出去玩的时候,看到朋友圈同学和他们的爷爷奶奶的合照的时候,听到大学同学打电话回家的对象不仅是父母还有爷爷奶奶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这些执念在我心里一直没有散去,兼职这几日以来,愈发强烈。我知道自己这几日会梦到些什么,但从未想过它这般真实,大概是过度的思念与渴望,让这个梦有了色彩与光芒。

爷爷奶奶的爱不同于父母的爱,它是爱的传递,因为爱着你的爱,梦着你的梦。爷爷奶奶在世时要学会珍惜,不在的时候,就学会思念吧。有人说我都没有见过,又思些什么念些什么呢?爷爷奶奶不是物件,有就爱,没有就忘,他们不是这样的。他们与我们有血肉的联系,他们与我们有别人所给不了的共鸣,或模糊神秘或清晰明朗,却始终占据着我们心里的一块地盘。

我从被子里坐起来,我够着脑袋,看着桌上玻璃下压着的老照片,我就这样,细水流长,慢慢思念。

(作者系2017级工程管理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