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听说你来过

作者:应瑞璇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19

距离高考还有三十天。

“涵涵,走啦走啦!拍毕业照了,别磨蹭啦!”还在镜子面前最后整理一下自己衣着的程楚涵,被好友一个猛拉差点没站稳。无奈拗不过好友的拖拽,一只手理着衣领,另一只手被室友死死地拽着,只得小跑着跟上她的步伐。

“小月你慢点!我衣服领子还没整理好呢!”程楚涵一边小口喘着气,一边“埋怨”着李新月的“暴力拉扯”。

体育馆前的小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一些班级了,拍照是按照班级顺序的,程楚涵她们在九班,还要等上一会才轮得到。女孩子们或是抱怨着只能穿校服拍照,或是询问着同伴自己的形象是否保持完好。程楚涵看着一张张即将褪去稚嫩,不染脂粉的脸庞,心中不由感慨,大家口中最难熬的三年始终是要过去了。

“高三九班的同学们!过来拍照了!女生在前,男生在后,第一排留给老师,动作快一点!”即使在这种场合,年级主任的命令依旧显得严肃、不容置疑。程楚涵因为个子娇小,站在了第一排,而李新月则由于个子比较高,站在了男生的前一排。

“同学们,来,看这里!三、二、一!大家开心一点嘛,照个相怎么都这么严肃!”摄像师似乎对第一张并不满意。也许是长期繁重的学业,很久没有过这种轻松的氛围在同学们之间燃起了,大家一开始面对镜头的时候都显得有些不自然。程楚涵自然也不例外,心里暗暗想着,第一张照片上的自己一定是个“假笑女孩”。

“好,大家背挺直,看镜头,记得笑一下啊!”在摄像师的调动下,男孩女孩们都直了直腰板,将目光聚集在了镜头上,女孩们还三三两两地摆起了姿势。

“三、二、一!高考胜利!”随着摄像师的一声令下,大家都拿出了最精神的姿态,只为在镜头前留下最好的自己。

各班拍完照,就要自行回到教室自习或者上课了,程楚涵挽着李新月的胳膊,慢慢地朝教室走去,路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她们都知道,从广场到教室这段路,是她们仅有的感受闲适的时光。也有同学急匆匆地跑回教室刷题,但程楚涵却觉得,若是真的整天闷在课桌前一刻不停地对着试卷、模拟题她可能会疯掉。

距离高考还有二十三天。

今年的高考是在周五周六这两天,由于需要让同学们充分适应高考的作息时间,原本每周六晚上放的假,改到了周四晚上,而每周五早上来学校之后,便开始周模拟考试。今天是星期四,晚上可以不用上自习了。其实从高一开始,尽管每周只放一晚上的假,仍然有同学不回家,在教室里埋头苦学,可程楚涵从来不肯放过这一晚上短暂的休息时光。但临近高考的最后一个学期,妈妈怕她的数学给她拖后腿,给她在一周唯一的休息时间里安排了一场数学的补课。程楚涵心理默默地抱怨着自己并不多得的自由时光被占据,也只得硬着头皮接受,毕竟谁也不想在高考的时候哪一科给自己掉了链子。用妈妈的话来说,那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多一分压倒几万个人的事情。程楚涵想象着一座窄窄的独木桥连接着断崖的两端,上面是一个个的小人排着队屏住呼吸走过,还真是让人紧张呢!程楚涵忽然轻笑了一声。

“程楚涵,自习在笑什么呢!”忽然一根手指敲了一下程楚涵的脑袋,把程楚涵拉回现实。她摸了摸脑袋,一脸惊愕地扭过头,看见班主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赶紧理了理试卷,低下头继续做题,旁边的小姐妹们也都轻轻地笑了。也许这也是大家不可多得的偷闲时光吧。

距离高考还有十八天。

“哎!你们听说了吗,林子言不高考了!”程楚涵的后桌方小晴刚回到教室,就叫着周围的小姐妹说起了话。程楚涵本来正在为一道自己解不开的数学题苦恼着,听到小晴的声音,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停下思考,转过头想知道原由。

“我刚给老班送作业过去,林子言和她妈妈就在老师办公室正说这事呢。好像是因为自从百日誓师之后方小晴的成绩突然退步,而且最近状态也越来越不好,受不了压力,想回去休息,下学期复读吧。”方小晴说道。程楚涵听过后只是默默地转回自己的课桌前,心想:林子言之前成绩一直很好,可是那一次失利之后状态一直调不过来,如今竟然连最后十几天也熬不过去了,实在有些可惜。程楚涵想了想,学习成绩会有浮动,大家也难免或喜或忧,这个节骨眼上,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撑下去,至少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距离高考还有十天。

为了给同学们解压,也为了劳逸结合,学校在这天举办了一场趣味运动会。自从到了高三下学期,学校连体育课也停了,这场运动会无疑是给同学们一个放松自我的好机会,自然各个班级的热情也十分高涨。当所有的高三同学在体育场集合完毕听过校长激情高昂的发言之后,工作人员给每个同学都发了一张纸片,让同学们写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和想说的话,做成纸飞机,一起放飞。程楚涵犹豫了好久,始终定不下来一个学校,最后只写了一句话:永远青春,永远热泪盈眶。当所有的纸飞机齐刷刷地向着前方飞去的时候,程楚涵抬头看着那些飞机,那天阳光正好,所有人脸上都是笑脸,真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

由于身体不适,程楚涵没有参与比赛,好友李新月就陪着她坐在看台上聊着天。李新月问道:“涵涵,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有一次冬天上排球课,打了大半节课的球之后,我和你坐在排球场上晒太阳,你对我说不知道这样的时间还有多久。”程楚涵一边听着李新月的话,一边回忆着当时的情形,笑着说:“是啊,那时候还觉得机会还多,一转眼,马上就要高考了。”李新月看着程楚涵忽然认真地说:“涵涵,以后不管咱俩是不是在一个地方上学,你都不准把我忘了。”程楚涵笑着点点头。两个好友似乎有着一种默契,从不约定,从不干涉对方的想法,不是不够亲近,是她们知道各自有各自的理想,很多人只能陪自己走这么一段路罢了,能自始至终陪自己到更远的地方的只有自己。

距离高考还有两天。

这是最后一节班会了,按照惯例,班主任会总结一下前段时间的情况,剩下的时间自习。这次依旧不例外,班主任总结了上周高考前最后一次考试的情况,然后说:“下午就要开始布置考场了,明天学校要空一天,赶紧抓紧时间再复习一下吧,保不准现在看的就考到了呢!”同学们也格外听话,看起了手中的资料书籍,好像真的能多抓住一两分似的。班主任在教室里转了两圈,坐到了讲台上,顿了顿说:“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程楚涵忽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忍住,于是只得把头埋得更低了。脑子里一幕幕的画面都是各科老师上课、讲题、表扬、训斥他们的点点滴滴。刚开始觉得高考离自己很远,甚至开始倒计时的那天仍然觉得自己还有时间,可现在高考就在眼前,离别竟也迫在眉睫。

高考当天。

程楚涵稍微比上学的时候晚起了一会,因为在本校考试,程楚涵觉得格外安心。吃过了妈妈准备的早餐,不急不慢地向考场走去。前两天刚下过雨,让六月初的空气还不至于热得受不了,这段距离是家到考场的距离,也是高中到大学的距离。渐渐地学校的大门就在眼前了,程楚涵驻足了一会,看着一辆辆大巴车上的考生、穿着旗袍祈求“旗开得胜”的家长们、还有被武警牵着精神抖擞的警犬都在门口等候着这一年一度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刻。

程楚涵知道这样壮观的场面,这辈子也会记得。她还记得岁月很干净,午后有温柔的风,沥青路被太阳照得发烫,电扇吱吱呀呀地转着,试卷上满满当当的字迹,在校园里肆意横行的大白鹅,还有那些热热闹闹的时光,来过的人里,就没人后悔。程楚涵笑了笑,向考场走去。

(作者系2017级法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