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光阴寂寂

作者:王惠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0/10

午后的四点十二分,我坐在食堂后侧的长椅上,读《四个春天》。

头顶是橘色的小小的光在闪,周遭是吹得人浑身通透的风,再一睁眼,就盛了满手的眼泪。

这是我当时所能想到的最恰当的句子。

书里的天地真是大啊,那些最简单的生活,也让我无限靠近温柔,我之所以落泪,或许只是因为时机刚好,这么清浅的话语,这么温柔的生活,多一个人在不一样的光阴里触及,甚至让她也不由得想起过去的日子,该是多么美好的遐想啊。

谁不喜欢常常回忆童年呢?

每当我不停长大,我越来越喜欢时不时想起我的小时候,尽管它离我越来越遥远,可我每次想起,都觉得有些记忆更加深刻。它们往往只是一些零星的片段,可这片段好多好多,不断拼凑,在每个不经意的瞬间朝我袭来,有时我正在进行日常生活中的表演,它却突然跑来,搞得我措手不及,只能硬生生地把与之相伴的情绪收回去。

可它们多温柔啊,尽管它们在我的记忆中已经不再是作文里“五彩斑斓的童年”的颜色,但却是我和我最亲爱的人之间的最好的回忆。

学前班时候妈送我去学舞蹈,和我同行的还有一个住在同一小区的姑娘,那时我们各自的爸爸骑自行车送我们,那时的夏天烈日炎炎,可我们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玩得不亦乐乎。从小区到补习班的那条路一直没有完全修好,一路坑坑洼洼,我们就跟着爸爸颠啊颠啊,每到一处颠簸之地我们就乐得哈哈大笑,哦对了,我们还有一种游戏,看谁的爸爸骑得更快,爸每次载着我飞奔,一到了上坡他就骑得更卖力,我那时只知道在后座喊“加油”,并且因为自己屡屡赢得比赛而高兴,后来我上初中,爸不骑自行车了,中午时就争分夺秒骑电动车送我回家,速度快了不少,可上坡时却费力多了,那时我再看爸的背影,风把他的衣服吹得鼓鼓的,我想起来少女小说里描写那些朝气蓬勃的少年时总爱写“风吹起他白色衬衣的衣角”,怎么我却只是想让他再慢一点呢?

妈不是拥有很高学历的人,可很多时候她做出的一些事让我自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妈也喜欢和楼下的阿姨一起,在夏天的晚上去跳“广场舞”。我开始时非常不能理解,或许是对“广场舞大妈”产生的刻板印象,让我一度觉得跳广场舞这种行为本身非常俗气,直到某一次,妈得了感冒,不得不断了跳舞的学习,可是却越来越严重,那天下午我在书房做题,妈在隔壁不知做些什么,我推门进去发现她在跳之前刚学的舞,我说,妈你不是难受吗,怎么不去床上躺着?妈却说要运动出汗,才可以好得更快,我看到妈,明明已经难受得不得了,脸上仍是那种咬牙坚持的表情,突然间莫名感动,当我在察觉困难孤独时,想一想妈那时的眼神,好像又有了一些勇气。

爸和妈的感情一直让我啼笑皆非,小时候我不懂事时看到他们吵架,虽绝没有到拿着什么刀具相向的地步,却也是面红耳赤,受了不少新闻荼毒的我总害怕他们会分开,还小心幻想如果真的这样我该跟谁过呢。后来我长大,他们还是会吵架,可我发现,他们好像并不会分开,爸和妈每次吵架像小学生打架,一个人拿着布,另一个人飞快躲到屋里锁上门,我还曾在情急之中被妈一起抓到门里,这情景虽说是吵架的设定,可他们怎么都笑了呢?

我想他们也不会分开,说习惯也好,说懒得也罢,我们总是和最亲的人暴露无限缺点,爸在外人面前很是体己,说话也不算冲,可和妈说话说着说着就会语气变坏,我在一旁看着觉得爸真像个小孩子。有时妈问爸一些事,爸总是不耐烦地回应,可爸一出门和叔叔们喝酒,回来就一定要拉着妈说到深夜,妈常无奈又带笑地看着我示意我先去睡,言下之意是“你爸今天又要说到一点啦”。每到这时候我都忍不住发笑,躺在被子里,听他们在门外的谈话声,不算小,一阵有一阵无,我却感到心安,然后睡去。

小时候我也常抱怨爸和妈不够有文化,怎么别的孩子的爸爸或妈妈是老师呢?如果功课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想那些老师的孩子读书都一定很好,因为他们有“随身携带”的宝典呀。小学时的很多数学难题都是爸承包,爸虽然书没有读很多,但用今天的话来说,他很“理工男”,每次学“立体几何”相关内容时我都一筹莫展,那些折叠又展开的图形让我绝望,可爸总能画得非常漂亮向我展示,小时候爸也帮我做了不少手工,老师都以为我心灵手巧,其实是我爸啦。初三时数学课老师讲了一节知识点,我记得当时完全没有听懂,相应的练习题也下不去手,妈就坐在我旁边,和我一起研究,当时的难度其实妈已经应付起来有些吃力了,可她还是一遍遍和我一起想,我记得那天我们俩看到凌晨一点,只是做了半页的练习题,但是那半页的知识,我再也没有忘记。

这就是我们一家,三个人组成的小小天地,我们住在爸妈年轻时攒钱买的第一幢房子里,小区也有些年头了,里面都是我认识的叔叔阿姨,这几年小区周围建设很好,很多人都在附近的商区买了新房搬走,其中也有一些我儿时的玩伴,我们一家却还在老地方。爸妈存了钱,没有急着在周围买新房,只是在老家买了房,让爷爷奶奶搬进去住,自前年开始,我们年三十就开始在楼房里过年了。

而我的小家,在周围的高层里默默地伫立着,每一次回家,走上了熟悉的那一条小路,我好像都可以看见无数个黄昏清晨我背着书包离开又回来的身影,在每一次寂寂的光阴里,我们三个人都平淡地生活着,发生的事情都是那样普通,可我们在日复一日的温柔里享受这简单的过程,正如那些已经流逝了的,淡淡地来,淡淡地去。

这已是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生活。

(作者系2017级新闻传播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