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一一风荷举

作者:刘豫贤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1/13

六月的天气,暑热一天高过一天,即便是傍晚,晚风中也氤氲着丝丝缕缕的热气,似乎在揶揄着妄图纳凉的人们。

沙湖畔,行人如织,水面上吹来的似有若无的凉风好像舒展了行人攒簇的眉头,又或者,是“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沙湖盛景迷醉了游人的眉眼,在闷热的低气压的傍晚,都能令人展颜。

我也是“络绎不绝”中的一个,手中的阳伞有气无力地垂在手中,被一天的暑热折弯了腰。水面上吹来辨不出温度的风,湖面的涟漪被严丝合缝的“接天莲叶”掩埋起来,摇曳生风的是水面上一朵朵“不胜凉风的娇羞”。我站在岸上,压抑着自己想去扶起摇摇欲坠的花朵的欲望。脑海里突然闪过周敦颐的那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罢了罢了,泛舟采莲的江南生活我是不曾体会,我只能在沙湖畔做个“不可亵玩”的远观人。

沿着沙湖公园缓步行走,脑子里无端冒出许多奇怪的想法。期末已经结束,计算机组成原理试卷上的电路图究竟是不是像我那样画的呢?不得而知了。我暗自嘲笑自己在良辰美景面前心系俗念,只怕走马观花地赏完荷后,回到寝室又要一遍遍描摹记不清风韵的荷花了。

也许是期末周的节奏太过紧张,突然松弛下来的我为这一晚上的清闲时光而喜不自胜,思绪不由分说地越飘越远,把我拉回这满目荷花的是天上疏落的雨。

先是两三点,疏疏落落,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有着大雨瓢泼的前兆。随着雨点的节奏,人们的脚步也逐渐加快。第一道闪电劈开了沉闷已久的夜空,第一声闷雷打破了城市的喧嚣,霎时间,雨滴成线,连缀在天地之间。此时,游人稀少得仿佛只剩下了我……第二声闷雷冲击着我的耳膜,一瞬间,我讶然于大自然蛰伏已久的力量,竟忘记了移步。

大雨瓢泼,那暌违已久的阵势不禁让人感叹一声“疑是银河落九天”!大雨击打在湖面上,击打在荷叶上,击打在那“不胜凉风”的水莲花上……我吃力地擎着伞,观望着湖面上发生的一切:荷叶随沸腾的水面翻涌,荷花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凌厉的雨点打得七零八落,那种摇曳的姿态,已经不关乎“婀娜”“娇羞”了,更像是一种生命尽头的颓然挣扎。

在凄迷的雨幕里。对岸那些色彩张扬的霓虹灯终于淡出了一种温暖的味道,给湖面添了几分暖色。在涣散的灯光下,湖面上的一番挣扎变得具有韧性,生命的力量在那一瞬间揉皱了我心里某个脆弱的地方。

随着雨势渐收,它才慢慢舒展开来,微笑着被满池满目的生命所撼动。

雨声渐息渐止,没了它刚刚的声势和魄力,天地间又重归于觑寂,对岸的霓虹灯又炽烈起来,浓墨重彩。满池的荷花依旧摇曳生姿,像在用优雅的姿态告诉对岸的灯火:什么叫“淡妆浓抹总相宜”……再不走,寝室就要关门了。刚刚天地间上演的那场壮怀激烈的戏剧仿佛是一场梦,只有湿答答的裙袂在提醒我刚刚经历了什么。我想我回到寝室,室友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傻子,毕竟湖心亭看雪、暴雨夜赏荷的人已经不多了,不多了。所以今夜的一切是我与满池荷花的秘密,也“唯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她们,让我体会到酣畅淋漓的快乐啊。

我想,没有人会知道今夜发生过什么,等明天早上的烈日依旧升起,阳光打在湖面上的时候,人们看到的只会是“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作者系2017级软件工程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