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天亮了

作者:屈浩先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1/20

“今天的天空是灰色的,风很凉,擅长吹起人的长衣裳,风从树上拈起几根松针丢在地上。虽说我的意见无关紧要,可我确实喜欢这种天气,适合四处闲走,慢吞吞地吃冰淇淋,适合丢掉手上的东西拥抱,如果我洒脱。可我并不洒脱,我纠结不休,有时候想着想着就没头没脑地流泪,那模样我自己也没眼看。”

她画上句号,觉得这很滑稽,便搁了笔。只不过是下午三四点钟光景,她便累坏了似的躺上床,左右脚轻轻一动,两只毛绒拖鞋应声落地。她有几天没出门了,窗外的世界有时就像一个旷世难题,任凭她怎么敲打喊叫,也只是矗立着,做出讥诮的表情来。窗外的景象与上星期,上个月没什么区别。花花绿绿的行人听起来很吵闹,可一个个放大了听,不过是在叹息,惊讶,短促地笑,这样的声音本身也不好听。

她闭上眼睛,变成了一个四岁的女孩。那时她剪着娃娃头,不过她的朋友要她剪得更短些,不然就不和她玩。她告诉妈妈想剪头发,妈妈感到莫名其妙便拒绝了,第二天去了幼儿园,那个女孩说她是骗子,拉着另一个小姑娘走了。她只好自己走到一边,不知道做什么好,好在下午过了就是晚上,月亮升起来,小孩子们就要上床睡觉了,后来怎样呢?天亮了,新的一天她大概过得还不错,所以现在她梦不起来了。

四岁的女孩长成九岁的女孩,她躺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爸妈在他们的房间里吵架,妈妈的责难很刺耳。她裹着被子压着嗓子哭,她觉得父母不相爱很糟糕,以为每个孩子都是受着宠爱长大,除了被子里哭得浑身发抖的她。后来她睡着了,虽说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睛肿得很难看,但天亮了,清晨的微光挂上了树梢,昨晚的眼泪滂沱被留在了昨晚。

她的睫毛动了动,一颗眼泪像一个句号,落进枕头里,叫一些不太好的梦休止。秋天的黄昏来得很快,她的心也随着光彩的消逝一点点沉了,耳机里的男人唱着“Summerisalmostdone,youstillstandinthesun”,窗外夏天也和这歌声里的一起结束了,她被落在了阴影里。很快月亮升起来了,窗外的月光融成了一条河,轻盈的波纹,撒遍碎银似的闪闪发亮。还算葱茏的树冠不见了,街道不见了,它们都被淹没了。她坐起来,看见一只小船漂来,停泊在她窗前。她只穿着袜子,随手把头发别到耳后,屏住呼吸,轻轻地踏上那条船。船刚好能坐下她,什么装饰也没有的小船,只在尾端有小小一串淡淡的灰色标记。窗外的世界平滑地展开,小船仿佛是在整个世界上漂流,没有高楼和人群。船下流淌的是月光,仰望是丝绒般的深蓝色天空,她仿佛一直在中心的位置漂着,山峦和雾气总在远方错落。柔和的风带着适度的凉意,小船摇摆中总有水花溅起,可落到船里又马上消失。她把手放在水面上,于是知道月光是冷的,是她喜欢的那种冷。她的目光追随着一束水花,却终于注意起那串灰色的印记,很浅很模糊的印子,不是什么蹭脏了的灰。她用手摸了摸,印子更花了点,她凑近了看,那是一串日期,日子是十年前的今天。她轻轻地摸着船边,想起自己八岁时去乡下的姥姥家玩,邻家的姐姐教自己叠纸船。她把叠成功的第一只送给了姥姥姥爷,又叠了一只放进包里想带给爸爸妈妈,第三只,她用铅笔写下启航的日期,把它放进了门后的小溪里。那天是中秋节,她本来想写一句希望,但最终只是把它放进小溪,默默地说:“我的小船啊,去我的梦里吧,我们再见面。”再见面了,我的小船。第二天早上她不知怎么醒的,醒来时天已经很亮了,风把窗外的树吹得摇晃,阳光被树枝切成细碎的小格,铺在地上。天亮了。(作者系2018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