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灰梦

作者:黄之逸  编辑:张玉敏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2/09

十月的一个早晨,第一束阳光落在窗台角落里那只落了灰的玩偶熊身上,陆玠有些艰难地挽起窗帘,风一瞬间就闯了进来,它轻巧地滑过陆玠的手心,掠过大理石地面,将桌上原就散乱堆放的稿纸甩了一地。陆玠急了,连忙关上窗户,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目光停留在那只小熊身上,她轻轻叹了口气,小心地抚去了它头上的灰尘。

她决定去见一个人。穿过长长的街道,来到记忆中那家咖啡厅,一种不明的凉意迫使她拉紧了围巾。半分钟后,陆玠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玻璃上她的倒影和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人群混为一体,杯子里是热腾腾的咖啡,有热气袅袅升起,陆玠出神地看着,她觉得雾慢慢变得灰蒙蒙的,一如那个漫长的梦。是梦吗?她轻轻搅动杯中的咖啡,她忽然好想念那个人,那个早就该随着蓝瓦片的拆除一起消失的人。

那个人是什么时候进入她的生活的?她不记得,那人就像她生命的背景中的一段旋律,时不时地忽然出现,忽然隐没在别的音符中,却也贯穿在她生命的长河中。

那是陆玠本该在小学与小朋友们愉快玩耍的年龄,妈妈说那时每个小孩子都喜欢的陆玠却不喜欢。她喜欢安安静静在午后的阳光中看书,可那些小女孩们会抢走她的书然后拉她去跳房子,她像妈妈教的那样笑着拒绝她们,可那来拉她的小女孩似乎生气了,冷下脸,一扭头拉着小伙伴走了。后来,她们不再来找她。

大概是一个午后,陆玠终于看完了这周的第四本书,合上书的那一刹那,她发现桌前站着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女孩儿。以陆玠的聪明,她应该发现事情有些奇怪的,那女孩站在她桌前,却丝毫没有挡住她的阳光,可陆玠莫名被她吸引了。

“你在看这本书呀,真厉害!肯定很好看吧!”女孩穿着天蓝色的裙子,两个羊角辫梳地高高的,上面浅蓝色的蝴蝶结随着她清脆的声音晃动着。

“嗯……是的吧。”陆玠含糊地回答着,“我以前……没见过你?”

“怎么会?”女孩爽朗地笑了,“我明明一直就在你旁边!我是安安呀。”

陆玠相信了。

那之后她经常跟女孩一起玩,她们一起看书,一起聊天,一起在放学路上追逐嬉戏。即使是在白天上课的时候,女孩有时也会忽然出现,陆玠将目光从黑板移到课本上时便看到她坐在桌上,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充满好奇地看着她的书。“你吓死我了。”陆玠低声向女孩抱怨。“对不起啦,喏,这个给你。”女孩伸手将 已拆开包 装的 棒 棒糖塞到陆玠手心,并用眼神安抚她。

后来,陆玠顺利进入了重点中学。她成绩很好,但除了成绩一无所长。

她能轻轻松松考到别人想不到的分数,而同桌总是拿着揉成一团的卷子抱怨说在这个时代里,成绩不好是一项弥天大罪。

“弥天大罪?”陆玠一边收拾东西,一遍对桌上坐着的小人儿说,“开什么玩笑,看看我,成绩好怎么了,我不也什么都没有。”

小人儿从桌上跳下来,她已经褪去了一脸青涩,不再是那个羊角辫小女孩,她穿着卡其色风衣,长长的褐色卷发温柔地搭在肩上,给她添上了一份平易近人的温暖。

“你有我啊。”她笑着把手轻轻放在陆玠手背上。

陆玠对她笑了笑,拎起书包,走到图书馆的一张长桌前。陆玠不喜欢学校,也不喜欢回家,家里充斥着父母争吵的声音,即使偶尔有安静的时候,也弥漫着硝烟的气息,这种气息让陆玠不自觉地想退出去,关上门逃走。

而在学校里,陆玠也可以成功地避免一切非必须交流,她可以一整天都不说话,除了面对那个安安。

“安安,你说为什么,生活那么平淡,却充满了痛苦?”陆玠问了问题,却把脸埋进围巾里,不期待对方的回答。“不是这样的呢。”安安飘到她身边,坐下,手搭在她肩上,“你的生活才不痛苦。陆玠,经历着更深的 痛苦的人可多了,还有很多人在经历着跟你一样的事情,其实你的生活是太平淡了,多交点朋友吧陆玠,交点现实的朋友。”

“不用了,我有你就够了。”

陆玠从围巾中抬起脸,“对吧?”

她满以为安安至少会回答她说是,可是没有,安安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她那双满含着星辰的眸子注视着陆玠,良久,她说:“陆玠,你不需要救世主的。”

这句话不知为何激怒了陆玠,她拎起书就冲出了图书馆。

陆玠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庆幸,父母在终日的“战争”中,居然仍注意到了她的“不同寻常”。他们发现她有时会对着空气讲话,他们急了,忙为女儿找来了心理医生。

爸爸找来的心理医生一遍一遍告诉她,安安是不存在的,她需要和现实的人接触,然后她就会明白,那是和幻想中的人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医生说那只是一个幻想,她应该摆脱它。

“其实她说的才是真的,我知道。可也不全是真的,我们是紧密相连的啊。”陆玠将目光投向安安,尽管随后她的目光越过了她,落在她身后的墙面上,只有在看着安安的时候,她才觉得她在看一个实体,“这是有意义的。”

“安安,”她放轻了声音,怕惊扰到她似的,“是吗?”

“你还相信我吗?”安安站在暗处,神情不明。

“我……相信啊。”

尽管如此,陆玠和安安的交流依然在减少。陆玠在继续深造,学业繁忙之余,她也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她给安安讲她们的事情,她和她们一起聊天聚会。

安安似乎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每次陆玠走向朋友们,安安就会消失。陆玠也不太在意,她喜欢在整理文件时抬眼看见安安坐在她桌角,一如小时候那样。

可她有时候也会一整天也见不到安安,默契好像忽然之间就消失了。

“陆玠,我要走了。”

“为什么!”陆玠激动地站了起来,“我们一直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是你想象出来的东西。记得吗?”

“所以我们应该一直在一起,一直不变啊。”

“这样已经过了好久了。”安安的语气里有一种淡淡的悲伤,“东西的样子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最后被时间变成废墟,比如我。况且陆玠,你真的还相信我吗?”

她真的要走了,陆玠想:“我相信啊,我……我会记得你的。”

“记忆可不是万能的。你会忘记的,一切会归零。”安安说,“那样多好啊。”

陆玠仿佛被拽住了手脚,看着安安一点点在阳光中消失,当她忽然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她猛地冲向窗户死死拉紧窗帘。

安安不在了。陆玠抱住窗台上的小熊,哭了。

陆玠回过神来的时候,咖啡已经快凉了,她喝完了咖啡,推开门,走入了街上的人流。(作者系2019级外国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