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爷爷的日历

作者:李莎  编辑:陶宇  来源:德甲积分榜   发布时间:2016/10/19

爷爷用拇指和食指沾了口水翻去今天的日历,念着,明天十五啦……其实爷爷不识字,日历上的字大概是奶奶每年都教一次,他就模糊的认得几个。他每年都买一本日历,厚厚的一沓,用夹子夹住挂在墙上。家里有很多记录日期的挂历,他自己也有一个老年手机,但他偏爱每天翻一页的日历,他也偏爱每年去同一个地方买日历,在某条街的某个转角处,他一准能找到。

爷爷是很爱逛街的,兜里揣着几块钱,背着自家地里的菜去赶集。卖完了菜就在常去的小饭馆吃一屉肉包子,喝二两老白干,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后来去得多了,老板也认得他,每次都闲聊几句。几条老街的路来来去去的熟得闭眼也能走。哪条街有便宜的种子农具,包皮蛋的在哪里,两块的剃头匠什么时候上班他都了如指掌。

这是他老年时的生活。

爷爷究竟有多老,我也不知道。记忆中爷爷就是这个样子,清瞿的脸,黑白交杂的胡子。但他确实更老了。他的白内障已经严重,右眼已经看不见了,他靠一只眼睛处理农事,闲时抽烟喝酒还是很厉害,一根烟杆儿也被摸得发亮。

年轻时,他也是一条硬汉。

从前为了换粮食,他挑着百多斤的担子爬坡上坎去换红苕土豆,再挑着回来,一天几个来回。

他十六七岁就结婚。奶奶比他小,不大会做饭,一大家子人每天出工前都要快快的吃饭抓紧时间挣更多的公分。奶奶便急得哭,搞半天也煮不熟,爷爷就不声不响的早起帮奶奶做。他从来就是沉默寡言的,不骂人也不唠叨。看见弟弟们玩得野的时候就至多装作凶恶的样子问几句,字都写了吗?这样的话常常引得我们大笑。那时曾祖母瘫痪在床,她管媳妇儿向来严厉,要是知道爷爷帮奶奶做饭,她会躺在床上骂几天几晚。所以爷爷不说,奶奶也不说,吃完饭各自上工。爷爷虽不爱说话,对奶奶却是很疼惜的。多年来没和奶奶吵架,奶奶骂他,他也就听着,过后也就忘了。

他没有读过什么书,从前靠着卖粮食送三个儿子读到初中,后来粮食不够,儿子没有再读书,都学了砖匠,娶了妻,生了我们。幼时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的,爷爷是不大管我们,也没怎么抱我们。他的瞌睡很多,睡得雷都打不动的,我们哭死哭活他也不知道。但我们还是很喜欢他。

因为他会大早上送我们穿过漆黑的小巷去学校,会蹲在路口等我们放学。他也会往我们又脏又旧的书包里塞一罐咸菜,一把花生,一颗糖或是一块饼、几毛零钱。

后来的后来,爷爷还是老了。他养了一只猫,疼得跟孩子一样。过几天就上街买猪内脏给猫吃,养得肥肥壮壮的。结果猫成天不是睡觉就是嬉闹,晚间的时候总爱往外跑。爷爷到处找,他问我猫去哪啦?我指了指,说就在你脚下。他沉默着仿佛没看到,我才明白爷爷是真的不大瞧得见了。

前几天他砍了一堆竹子,准备打竹笆。他用一把蔑刀把竹子切片,剔除硬骨留下柔软的皮条。这细条很薄但是韧度很大,可以编笆、箕、背篓。爷爷仔细的把竹子剔成竹条,青色的竹条散发着清香。爷爷打竹笆非常专注,蕴含着规律性的美,经脉纹路清晰而整齐。他已经打过很多竹笆了,每年晒蔬菜瓜果做成腌菜都需要竹笆,所以他的手艺已经非常熟练。几天之后他打好了两块竹笆,他给了两个儿子。我问,你呢。他说我需要的时候再搞,先给你们,不然眼睛不行了。

他吃完晚饭就喜欢遛弯,狗啊猫啊都跟着他到处跑。他沿着田坎走在弯弯的田埂,眯着眼远远的望着高速公路上飞驰的车,他说这些车开得真快,像冲天炮一样。

每次回家他都要给我买鸡爪,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他总要笑眯眯的跟我说,我给你买鸡爪了,待会吃饭可以吃。仿佛我还是从前那么小,没有长大。

但我迫切的希望长大,虽然每次回去都要拖着爷爷照相,但是时光已经不能停在老照片里了。一年过去,一年又过去,爷爷的日历越翻越薄,日历虽还在,但是岁月不在了。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