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目送

作者:吴珊  编辑:赵筱雅  来源:德甲积分榜   发布时间:2017/04/13

曾经一次的分别,坐上车的我回头按下快门。镜头里的身影,如今成了目送记忆里的永恒。

 

走出这幽幽的山林,我再也感觉不到背后那双充满留恋与疼惜的目送的眼神,就连背后丝丝的凉意也没有。孤冢清风,满目苍凉,耳旁嘈杂的知了声,河水潺潺声,却又是如此静寂与冷清,不忍回头更回头,却再也见不到那佝偻着的温暖的身影,想来一阵鼻酸。

多少年,她就是这样固执地、久久地站在身后,送别我。在房前,在路旁,在走到不能走的道路的尽头,在望不到边的目光的消失处。以前回家,吃完晚饭就走,她炒菜做饭,陪我吃完,看我起身,也跟着丢下手里的碗筷,我不让她送,出门几十米了,她竟跟了出来,我让她回去,她一边跑来一边说,饭一会儿回去吃就行。送到马路边,我坐上车,她看着我消失在视线里,然后再跟旁边同村人唠叨半天:“这是我孙女……对,她回来看我……”

成长,一场漫长的分离。奶奶,把我从6岁拉扯到12岁,在我童年生活最天真的岁月里,几乎全是和她有关的记忆。而我在成长中却离她越来越远,慢慢习惯不在她身边的同时,也慢慢习惯每个月、每半年、每年回去看看她,习惯她每一次固执地送我离开,等我回来。

最后一次和她的分别,是我看着她走。年关时节,她背着烧好的腊肉,要赶回去置办年货。她走得很快,我们没有多说话,我只在身后对她说了一声,保重身体,下次回来,再去看她。

我好像没再多看她一眼,没有像她送我那样站在那里许久许久,也可能,我说完话,转身就走了。

送别成了永别。

我只在电话里用了几秒的时间得知奶奶的离去,然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承认与她的别离,那些儿时与她的生活早已逝去,但我曾天真地以为奶奶会一直在,等着我回来,目送我远去。然而终究她与我永别,我甚至都来不及与她道一声,言一语。

此生,再也回不去与奶奶的团聚与别离,曾经那些目送中的思念与期盼,如今惊醒了我,成全了我。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