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原来,我就住在风景里……

作者:周钰  编辑:赵筱雅  来源:德甲积分榜   发布时间:2017/04/20

世界的变化正如飞速旋转的车轮,让人目不暇接。仿佛是一夜之间,城市里堆积木般竖起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街道上行驶着如蚂蚁蝗虫一样的小车。晚上,小区里车满为患,甚至连小巷都密密匝匝停满了各式各样的私家车。农村的变化更是惊人,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荒山变成了农田,以前长满荆棘的山坡如今油菜花正在怒放,幽僻阴森的山谷成了旅游景点,游人来来往往,“农家乐”里生意忙……在朋友发给我的微信里,我看到了一组美如梦幻的风景图片:看水,他们不逊西湖的秀丽;看山,它们不输泰山的险峻;看枫,它们不亚香山的火热……我差不多要用“天下奇观”“人间仙境”等词语来形容它们了……但是,当我看了旁边的解说文字,我才惊讶地发现,那些如画的风景竟然是我曾经熟悉的地方:它们或是我游过泳的水库,或是参观过的林场,或是曾经穿行过的渡槽……那里有我嬉戏过、生活过、甚至劳动过的身影。

看到这些,我不禁感叹,原来“风景”也是一个跟随时代发展的词语,它的外延和内涵都伴随我们的生活,在不断改变。

老屋有杏花点染

我对老屋最深的印象,除了那三棵罕见的大树,就是或近或远、或疏或密分布在老屋周围的那些杏树了。

印象中,这些杏树有十多棵,它们或静默于北边的老井边,或生长在前山的山坡上,或歪斜在南边的屋基旁。它们极少有笔直向上的,但棵棵树形粗壮,树冠阔达,枝繁叶茂。秋冬时节,树身黝黑,枝桠旁斜,显出铮铮铁骨,完全是一副饱经风霜的老人模样。但是,当春天到来的时候,它们却摇身一变,成为花枝招展、摇曳生姿的姑娘了。

二月,其他植物尚未吐露新芽,杏花却像赶趟似地开始怒放了。雪白的杏花像白沙,像棉花,像玉石,密密地编织着它洁白的身躯;粉红的姹紫嫣红……“二月杏花独洒娇”,的确如此,它们悄悄地化解寒冷的气氛,让老屋被万紫千红缠绕,被四溢的春光陶醉……不甘寂寞的成群蜜蜂,嘤嘤嗡嗡,脱去一冬的困惑,开始忙碌起来,或舞在花边旋昵,或跌入花蕊采蜜,高昂的歌唱声如同奏响春的乐章。这时,静卧一冬的老屋有杏花点染,有香气弥散,有蜂蝶起舞,别有一种姿态。

唐朝诗人吴融有诗曰:“粉薄红轻掩敛羞,花中占断得风流。”杏花伫立在料峭寒风中的枝头,以一种姿势,一种形象,一种气节,似乎都无法抑制生命的蓬勃,更无法阻挡清丽的淡雅。它的闪亮登场,让老屋成为一副写意画,在它的点染中,老屋有了诗意般的绚丽。我的老屋舒展苍老的容颜,弥散出一望无际的锦绣。

如今,老屋不在,杏树不存,我记忆中杏花点染的老屋竟没有留下一点点物质的证据!杏花啊杏花,我在哪里再寻你馨香如泥的绰约美丽?老屋啊老屋,我如何才能再追寻丢失的儿童记忆?

三月,又是杏花烂漫的时节,我的怀念也如杏花般盛开,在春风中滋长……那杏花点染的老屋是永远定格在我记忆中的风景。

油菜花竟然变成风景

前几年,到婺源看油菜花成为时尚,其实荆门的油菜花也很美,看油菜花真的再不用舍近求远,跑到婺源去了,就像我们现在看樱花再也不用漂洋过海、千里迢迢跑到日本一样。

如今,我的老家荆门借油菜花打出了一张旅游名片———“千里花海﹐金色沙洋。”在当地为官的同学多次邀请我前去观赏,只因人在高三,实在是身不由己,看样子今年又要错过那令人神往的花海美景了。

油菜花竟然成了风景,这是我小时候万万没有想到的!

小时候,家乡的油菜花地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我们在这里打猪草、捉迷藏、追蝴蝶、逮蜜蜂,玩得天昏地暗,累了,就在草地上一躺,晒着暖暖的太阳,望着蓝蓝的天空,嗅着浓浓的花香,哪里还管时间的存在。

前几年的一个清明节,我回了一趟老家,那时真是油菜花开放的时节。微风轻拂,在头顶起舞,我坐在山坡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闻着花香,聆听花语。蓝天白云下,青青的麦苗,散落在山脚的农舍,三三两两在田间劳作的农人……一派如诗如画的田园风光。

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时代,仿佛又看到了儿时的伙伴,耳边似乎又传来小伙伴呼叫我乳名的声音,眼前闪现出一个个黑不溜秋又机灵活泼的身影。只不过,花依然,音犹在,人却不知在何方,我的爷辈亲人已经不剩一人,父辈的老人也相继作古,连少年伙伴也已经有人作逝去了,其他大多不知漂在何处谋生……站在山头俯视山下,一片片方形的金黄,夹杂在山水间,点缀在房舍树木中,成片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像大地上铺满了一块块黄金,像绿地毯上涂满了一抹抹金色。可是这么美的油菜花,我们当年哪里把它看作风景?花开了,我们盼它快快结籽,结籽打油,然后成为食物。物资匮乏的时代,生活拮据的状态,饿着肚子,谁还能风花雪月,去滋润精神的心田?油菜花,它是滋润我们贫困生活的希望啊!

有人喜欢荷花的高洁,有人喜欢牡丹的富贵,有人喜欢菊花的淡雅。古往今来,朴素、自然的油菜花何曾引来文人雅士为之吟诗作文!

但是近年来,久居城里的人们才从记忆深处找到看油菜花的理由。人们远道而来欣赏油菜花,和油菜花面对面,来一个心灵对白,将油菜花的清新和美丽藏于心间,用以抹平心中的压抑和烦躁,将油菜花那抹金黄的亮色和温馨带到自己的生活,给生活增加精彩和亮点。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和油菜花曾经密不可分,它离我那么远,又那么近,它一直存盘在我心灵的田野上,却未曾绚烂成一道风景。

神秘钟祥,帝王之乡

七八年前,我相信很多人听说过“神秘钟祥,帝王之乡”这句广告。因为那时候电视、广播、报纸上不厌其烦地用这个广告轰炸人们的视听,许多人也正是被这句广告所吸引,或自驾,或参团前往“帝王之乡”观赏旅游。

我的家乡从此扬名武汉,作为钟祥人,我也因此倍感骄傲和自豪。

钟祥被赞誉为“帝王之乡”的确是实至名归,因为这里有一座堪称中国帝陵的璀璨明珠———显陵,这是一座比十三陵中任何一座皇陵都要巍峨气派的明皇陵。

明显陵围陵面积接近两百公顷,整个陵园由内外双城组成,其外城周长有四千余米。它蜿蜒起伏于山峦叠障之中,红墙黄瓦,相互映衬,金碧辉煌,整个建筑掩映于山环水抱之中,如同天设地造,堪称建筑艺术与环境美学相结合的天才杰作。1988年元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我1981年在县城读书的时候常常在那里游玩,学校也曾组织我们在那里劳动。现在从大门到内城的大道旁郁郁葱葱的柏树就是我们当年亲手栽种的。那时,陵园外城的城墙断断续续,残破不堪,院内的石人石马年久失修,有的已经移位,有的尸首不全了……里面有零零散散的住户,早晚能听到狗吠鸡鸣,能看到炊烟袅袅,放羊人自在地赶着羊群,咩咩声响成一片……那时候做梦都没有想到,这里会成为游人如织的旅游景点,门口那块到处散落着牛粪羊粪的场地如今修成宽阔的停车场,一排排各地牌照的车辆停放有序;我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必须花六十元买张门票才有资格再次走进这个陵寝的大门!

当然,钟祥神秘远非如此,钟祥还有大洪山国家风景核心景区黄仙洞,有被权威专家评为最适宜人类生存的世外桃源娘娘寨,有保存至今的楚国文化,这里人杰地灵,历史悠久。

黄仙洞全长两千余米,洞口壁高一百米,宽七十米。洞内蜿蜒曲折,迭宕起伏。洞内钟乳石比比皆是,形态各异,如玉似翠,色彩绚丽,景致诱人,扑朔迷离,令人叫绝。

娘娘寨景区内古树参天、峰峦叠翠、溶洞群集、溪流纵横、深潭遍布。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成片的古银杏群落、久负盛名的高山云雾茶、众多文人墨客的碑刻壁画、神秘的人口不变村落、悠久的历史传说……雄峙钟祥郢中的兰台,既是楚王与群臣设计国事之处,又为楚王与文人兴会抒怀之地。兰台培育了楚文化的两代文豪———屈原、宋玉。钟祥不愧楚文化的产生和形成的沃土。

郢中城西的汉水岸边有村名曰“莫愁村”,它是驰名千载的楚国歌舞艺术家莫愁女的故乡,这里至今流传着“石城女子名莫愁,古郢云开白雪楼”的歌谣。

城中有一座非常古老的石塔———文峰塔,也是钟祥文明历史的一个证据。我当年在县城读书的时候语文老师曾经带着我们全班同学去参观,老师给我们抄录过的一首描写文峰塔的诗歌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七层突兀起云烟,四面开门势若悬。转暗危梯疑入洞,乍登绝顶似升天。”

这首诗歌曾经让我对这座寺塔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对诗歌的作者也充满了无比的崇拜。

《乐府》诗云:“冉冉水上云,曾听屈宋鸣,涓涓水中月,曾照莫愁行”。历史的积淀,上天的厚赐,先民们巧夺天工的创造,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让我的老家钟祥成为一首深邃隽永的诗,一杯浓郁醉人的酒。

“神秘钟祥,帝王之乡”,真是名不虚传啊!

无论你理不理它,风景都一直在那里,它们有的因时而化,有的千年不老,甚至亘古不变。是不是风景,要看我们有没有发现风景的眼睛,有没有接纳风景的胸怀,有没有欣赏风景的雅致。老屋的杏花是风景,它已经化作了尘埃;儿时的油菜花是风景,它被当成了食物;鸡鸣狗犬的皇城,风轮一转,似乎又重回往日皇家的容颜,曾经“文官落轿,武官下马”的禁忌地,如今变成游人如织的风景区。故地重游,它的容颜已经洗去百年的尘垢,虽是旧时相识,却又有些陌生。可惜啊,我那时只看到它的残破,却没能感受到它的沧桑,只看到地表上散落的碑石,却没有品味渗透在它身上文化……风景啊,就这样与我们擦身而过,有多少风景可以期待?有多少风景还可以重来?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