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文学

首页  >  文学

19岁记

作者:雷六怡  编辑:鲜文涛  来源:德甲积分榜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7/07/03

我时常想起那些最好的时间。

在我的记忆里,有很多意象作调料:塞得满当当的课桌、食堂一楼的虾排、二楼的干拌面、三楼的土豆饼、黑漆漆阴森森的行政楼、通讯录里存的一打外卖电话。那时我们坐在楼道拐角,像农民工一样端着饭吃,一边吃一边说笑,还要提防老师。转动不休的风扇,每天呼啸着传下来一张张卷子,做完的放成一摞,没做的放成一摞。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总有那些做不出来的解析几何。我们飞速洗澡,心照不宣地开夜车学习。刚刚洗完的头发,混着纸张和身体乳,就是夏天的味道。

成都从四月开始变热,校服外面再套上外套便会出汗了。晚自习别上刘海,任风从窗里穿过去,桌面塑料板底下压着“宁静以致远”和世界地图,纸和笔就在这江湖行走。每周教室都会用作考场,桌椅板凳搬来搬去,走廊空了又满。

这是举世无双的好时间,它们匆匆溜达过去,过去之后人们才惊觉什么是离别。高考前两天散了场,我把桌洞里的书都收拾出来,它们可怜兮兮地躺在巨大的蛇皮袋里,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粉笔灰、黑板报、高考倒计时、偷偷看过的小说,住过的寝室留下空荡荡的床铺,它们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2016年6月的那个我说,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那时候的百般无聊、焦躁、压抑、疲惫究竟来自何处?直到现在我也无法解答。高考之后,昔日好友头也不回地朝将来奔去,他们还会驻足回望吗?如今在寂静闷热的夜晚,没了卷帙浩繁需要攻克,陪着熬夜的是微博和淘宝,担心的是还没能熟练画好的眼线。我还能回到十六七岁的那些日子吗?那些苦心换掉五彩缤纷的笔来标注,背诵一点也不好玩的季风洋流的日子。

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时候呢?什么都很好,就连考试失利落下的眼泪也很好,偷偷收紧的校服裤脚也很好,打着瞌睡在台灯底下翻着的地理资料也很好,一起在课桌底下翻阅旧的时尚杂志也很好,晚自习课间挽着手排队上厕所也很好,要瞒天过海拿到外卖也很好。是的,一切都很好。那是十六七岁的特权,十六七岁有世界上最好的傍晚和风。就像是《晴天》里的时候:为你翘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室的那一间。

我喜欢那时的自己,哪怕把那些大考小考全线溃败再经历一次,都不会有太多后悔的情绪。我喜欢那时带着并不高端的脂粉香气,会一点化妆,走路一定要挽着朋友的手臂。哪怕每天吃三无炸鸡,BMI一度飙升,数学满江红,也不妨碍我喜欢自己。

但是高中生还是长大了。扒拉着十七岁的砖瓦,想一直睁大十七岁的眼睛。世界说抱歉,世界欢迎新的十七岁。十七岁被镀上复古滤镜和粉红云霞,被存放在稚嫩大人的回忆里。

“不管好事来得多慢,总是会来的吧。我们好好生活,好好等待。”温柔的女孩子悄悄这么说。

我们这么约定好。不要回望太久,不要心酸哭泣。去迎接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我们这么约定好,长大一定有长大的欢喜。(作者系2016级播音与主持专业学生)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德甲积分榜 2016 德甲积分榜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备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

 


  • 微信

  • 微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